鸦凤KK

本命迹部
青峰次之
第三西索
双部.凤宍.青火.木花.牛日.黑月.山坂.东卷.御石等加各种冷cp爱好者

【小排球·牛日】

属于我的 02


-牛岛若利x日向翔阳

-标题废没救了

-文笔渣ooc慎

-排雷:副cp这里有宫影,慎入

-更新不定,作者懒癌晚期放弃治疗QAQ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拉●v●



“今天的比赛超赞的啊!!!尤其是那个@#*¥*%……”

刚结束比赛,日向就开始跟西谷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一年级的也自成一堆围在一起兴奋个没完。

擦拭着脖颈的汗液,影山心里不断抱怨着身上这汗液黏糊的感觉,恨不得赶紧去冲个凉水澡好让自己清爽清爽。

“啊真难受……”一边动作着一边嘟囔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线由远及近传入耳中:“飞雄!!!”

诶……?

在以为自己幻听了的短暂错愕后,还未抬头就被抱了个满怀。来人就着拥抱的姿势,头埋在他的颈间,迅速地在自己耳边偷了个吻。

“……”

满脸爆红的影山用力瞪着这个此刻在自己眼前笑着说着“恭喜赢得比赛”的人,从喉间憋出了恼羞成怒的低吼:“……宫前辈!!!”

“嘛嘛,别生气啦小飞雄~”偷香成功的宫侑心情愉悦地伸手揉了揉影山的脑袋。

“……”

影山刚想挥开在自己头上为所欲为的手,眼角余光却瞥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下意识地停下动作循着余光看过去——“牛……牛若”曾经高中的大王牌居然会在宫城出现着实让影山飞雄很是吃惊,“……前辈。”

看着影山,牛岛回应了一声,心思却完全放在另一个点上。

[所以这两人真的是一对啊。]目光下移,落在那宫侑趁影山不注意时握在了一起的手上,[不知道翔阳知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知道的话,对两个男性成为恋人这种事的接受程度也会更高一点吧。]话说翔阳呢?刚有听到声音的。

 

“咦咦咦?!!!牛若!!!?”

 

啊啊,就是这个了。这个声音,如本人一般朝气蓬勃,又有点傻气。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渴求着的声线,一直以来,思念着的人。

转向声音的来源,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翔阳。」抿着的嘴唇动了动,对着震惊地指着自己的心上人,牛岛把已经到了嘴边就快要脱口而出的,心底里最想说出口的那亲昵的称呼,硬生生地、不甘愿地咽回喉咙,“日向翔阳。”

 

很讨厌啊,

这样生疏的称呼。

这样普通的关系。

 

“啊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对于再次见到牛岛,日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直觉得三年级的前辈们上了大学以后,距离远了理所应当的见面次数就会急剧减少,特别是别校的前辈,大地前辈他们好歹是乌野的,有时间会回来指导一下。至于其他学校的,像大王者他们,就一直没有再见过了,只是听青城的会偶尔提及。“牛岛前辈,不是已经上大学了吗?”

“嗯,有个假期,回来见有排球比赛就过来看看。”几近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人,舍不得移开一点视线,牛岛心不在焉地回答。

 

一旁的宫侑本着乐于助人的心态把同样想上前搭话的影山拉到另一边,给他们留出空间。嘛,当然他也是想跟好久没见的恋人好好说说话啦,嗯,情话。

 

“哦哦,这样。”原来是来看后辈们表现得如何的啊,嗯……嗯?“诶?可是今天好像没有白鸟泽的比赛啊?”这样想着也问了出来。

“嗯。”是来看你的。

当然现在不会就这样说出口告诉你。

“刚才看到了你们的比赛,恭喜获胜。”不想让日向继续在他是来看哪场比赛的这个点上纠结下去,同时也想趁这个机会拉近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牛岛打算先从普通的对话交流下手,之前他们的对话模式都是怎样的?“你现在拦网和接球比以前好很多了,不过还需要加强,发球还是有点不过关。”仔细想想他们之间从没有过什么很长的对话,向来都是说了几句话就再没有后续了,当时因为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对方抱着怎样深刻的感情,也就从来没有主动地去了解过对方。

“哈?!”日向一听立马一脸的不服气,却也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事实,更不甘的是面前的这个人在排球上不管是哪一方面都要比自己高出好大一截啊混蛋!

「啊,惹他生气了吗?」后知后觉的牛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日向,无意间目光扫到了日向因生气而有些微微嘟起的嘴唇……感觉心跳有点加快。牛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平复了自己悸动的心情,再次看向对方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这时,日向别扭地别过头,大声不服气地说:“嘛,我也有在好好地努力练习啊!!!”啊啊可恶!这人的球技肯定比以前更好也更难对付了吧?!想到这又气势汹汹地把头转回来,“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追上你的牛若!!!”连前辈的敬语都被战意忽略掉了,日向用无比坚定的眼神直视着牛岛。

“嗯,我等着。”嘴上虽然很平静地说着这样的话,牛岛内心却想着,「是以我为目标而努力着的吗?」虽然明白不会有这种可能,明知道对方只是因为想要变强,而自己又刚好符合强者的标准才会说出那番话,但却不能控制自己去以这样的角度来理解它。至少,这样去想了以后,从心脏那里传达出的那种膨胀的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喂,日向,”影山这边看他们聊得差不多了,开口叫人,“差不多该走了啊,收拾好了都。”

“啊!哦!知道啦!”日向应了下,看着牛岛挠了挠头,“那,我先……”

“介意我来教你吗?排球”在日向说出离开的话之前,牛岛抢先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口,“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

“诶?诶诶诶?!!!”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刚刚听到了什么的日向瞪大双眼再次叫出了声,“真的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嗯。”牛岛肯定地点头,掏出手机递给他,“那,留个联系方式吧。”

“嗯嗯嗯!!!”

 

看着狂点头双眼亮着闪光的日向,牛岛再次体验了一把心跳加速的感觉。

刚刚,自己是非常紧张的。

伸出去的手和他说出口的话一样都带上了只有自己感觉得到的细微颤动,也只有自己知道刚才有多害怕听到拒绝的话。

除了排球以外他们就没有其他的共同话题了,如果连以排球作为邀约的理由都被拒绝了的话,他就真的不知道还能以什么方式接近他了,更别提想要发展到更加亲密的关系什么的。

所幸,很顺利地进行了。

 

“那,我先走了哦牛岛前辈!”自己手机里也添加了牛岛的手机号后,日向与牛岛挥手告别,朝着那边招呼着自己的队友跑去,“回头联系啊!”

“回头联系。”看着日向跑远,隐隐约约还听见乌野那群人里有人问着日向“那就是那个超级大王牌牛若吗日向前辈,好高大啊”这样的话,渗出薄汗的手掌握着手机。

再次见到喜欢的人,当下就要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就这么在原以为会很漫长的恋爱路上迈出了一大步,牛岛若利此时有种不真实感。

握紧手机,迅速把备注换成「翔阳」这个称呼,盯着那一串前一秒才加入到自己通讯录列表的号码,默念几遍后牢牢地熟记于心,才把手机揣回衣兜里。

 

“啊呀,牛岛前辈已经拿到小不点的号码了吗?”跟自家飞雄黏糊地挥别后,宫侑贴心地等到牛岛日向两人谈话结束才上前调侃道。

牛岛看向宫侑,“你不跟影山一起?”对于这位收服了自己最有威胁的头号‘情敌’的后辈,牛岛对他的好感度还是不错的。

“飞雄他们之后还要开检讨会,约了时间我一会去接他。”宫侑笑眯眯地回答,“我也走啦,牛岛前辈你加油啊,祝你早日成功~”原本想说早日抱得美人归的不过果然还是算了~

“哦。”

 

「飞雄」啊。

真是很羡慕呢,

能光明正大地说出对方的名字。

 

不过没关系。

不急。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翔阳。”

 

低声地呢喃后,牛岛若利转身离开。

tbc.


2017.09.02

 

【小排球·牛日】

属于我的 01

 

-牛岛若利x日向翔阳

-起名废没救了轻喷

-渣文笔ooc慎

-排雷:牛岛有点病,副cp这里有一点点宫影,慎入

-更新不定,作者很懒很懒很懒QAQ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拉●v●



牛岛若利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日向翔阳的。

领悟到这一点还是因为某天早上醒来时,在裤裆里感受到的粘稠的浊液——成因当然就是前一晚在他梦中出现的日向翔阳君了。

盯着裆部,牛若难得地愣住了。

 

自那之后,牛岛便开始有意无意地制造和日向的相遇机会,当然,由于两校之间原本就交流得不多,这种机会的次数自然也就屈指可数。

原本在心底深藏着的连自己本人都未曾察觉的感情一旦在眼前展露无遗,就像是一场不可掌控的天灾,一发不可收拾。

在脑海里不停地想不停地念,自己的思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从那人身上脱离。

刚开始的时候,就只是看着他在自己眼前就会觉得那份想念的感情得到了控制,但显然,随着喜欢的心情越来越浓烈,内心也理所当然般地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

那种着魔似的占有欲在不断地膨胀着。

更糟糕的是,马上就是毕业的时间了。

  

----------------------

  

*宫城排球赛场

 

又是一年的高中排球比赛。

场内沸腾的尖叫欢呼声混杂在一起,使得体育馆变得更加的嘈杂,而这对正站在看台围栏旁全神贯注观看比赛的男人来说并无影响。

牛岛若利紧紧地盯着那在排球赛场上一如既往最活跃显眼的身影,看着他以那与其他队员相比略显娇小却十分灵活的身躯博得众多观众的注视。

与其说牛岛是在认真地观看比赛,实际上他的视线仅仅只是随着日向翔阳的移动而移动而已。

现如今,他已经上了大学,而日向翔阳也升上了高二。由于各自所在的城市不同,牛岛见到日向的机会基本为零。这让他愈发地烦躁,只要一得空就会往家乡跑,然而即便如此他见到日向的次数也还是少得可怜。要知道,暗恋还没多久紧接着就是长时间的相隔两地对于暗恋者来说是多么强力的一种折磨,更别提暗恋者于被暗恋者之间的关系还仅止于“认识的人”这一点了。

作为暗恋那一方的牛岛若利,已快要被疯狂的想念吞噬了。

 

哨声响起,乌野一众走向场边小坐休息,影山顺手给日向扔了一壶水过去:“给,接着。”

“谢啦。”不客气地接下咕噜咕噜地把水灌下肚,擦擦嘴,“呼,舒服多啦,今天的状态超棒的!”说着日向舒展了下蹦跳了大半场比赛的身子。

“别掉以轻心啊呆子!”影山立马斜了一眼过去,“对方球员可不弱”

“我什么时候掉以轻心了!我可是从来都很认真对待比赛的啊!”日向也马上呛了回去,“要我说应该担心的是你吧,这都大半场了准头不会歪了吧?!”

“哈?!你说什么呆子!”

对这一对冤家的相处模式早就见怪不怪了,乌野众人眼都不带斜一下的,继续手上该做啥做啥。哦,除了同级的月岛会在一旁偶尔添把火顺便再浇点油之外。

 

……

碍眼。

很碍眼。

影山飞雄。

看台上的牛岛若利眸子一瞬间变得极为深沉,虽说面上的表情并未与平常有任何不同,然而那用力紧抓着围栏的双手已暴露了他内心极度扭曲的嫉妒心理。原本自身气场就很强的牛若,现在正处于这样一种激烈的负面情绪中,周身的低气压是如何明显地外放,单是看周围其他观众有意无意地纷纷远离就十分清楚了。

 

离他远点啊影山飞雄。

那是我的。

手拿开。

别碰我的人。

滚远点。

 

内心深处那颗因日向翔阳而躁动的心脏此刻正不停地叫嚣着,那是一种当属于自己的所有物正被他人侵犯时产生的愤怒嫉妒。牛岛迫切地想要把一切围绕在那人周围的人事物尽数清理干净,只余下自己一个。

只能是他一个。

有他就够了,不是么。

 

许是由于牛岛的实现过于强烈的灼热,影山像是察觉到了危险般条件反射地猛地扭过头看向观众席。

刚刚,全身的汗毛都竖起了……

目光直盯着直觉的那个方向,

错觉……吗?

扫视一周后并未发觉有什么异样的影山心有余悸地转头回来。

“喂影山?怎么啦?”日向有些不解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

“啊,没事。”

论反应能力的话,虽说不想承认但这家伙确实还比他更加敏感一些,刚才那一瞬日向都没觉得有什么的话……甩甩头,影山很快将这点小插曲抛在了脑后,转而与日向专注于接下来下半场的比赛情形。

 

即便身形高大,然而过多的观众使得牛岛能很好地隐藏于人群之后。

用力闭了闭眼,掩去了眼里原先的负面情绪,只是眼底深处的危险丝毫没有散去。

同在一个队伍的队员。

一起练习。

与日向翔阳相处的更加亲密。

朝夕相处。

细数过种种那两人平日里的相处情况后——影山飞雄,你和日向最好不要有朋友以上更亲密的关系。

在身侧的手指轻颤了一下。

不,应该不是。

啧,万一真的是恋……

狠狠地皱眉,在一瞬截断了自己上一秒的想法,牛岛左手搭上额前用力按了按,深呼吸。

呵,真是疯了。

居然真的想对那黑发的后辈做些什么……

不过,如果真的有这个万一,

他不会让这个假设成立的。

此时的牛岛若利眼中闪过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一丝阴狠。

让人胆寒。

 

“安啦安啦~日向现在还是无主的单身小男生哟,牛岛前辈~”并不怎么熟悉的声音从身旁响起,不过开场的第一句话就让牛岛内心的波澜稍稍缓解了些微,“前辈就收一收你那危险的气场嘛,你看刚刚都把我家飞雄吓到了啊。”

若无其事地收敛起躁动的情绪,牛岛站直身躯冷静地转向左侧——看清来者后顿了顿,开口道:“稻荷崎,宫侑。”

“诶……?难得牛岛前辈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呢,毕竟我们之前应该并没有打过比赛来着。”宫侑有些意外地挠挠头。

“我曾经看过稻荷崎的比赛,你实力不错。”

“哈哈,能得到大王牌牛若的夸赞真是不得了呢。”

盯着笑着的宫侑,牛岛很在意这个比他低一年的后辈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他突然开口问道:“你家的?”

“诶?”

“影山飞雄。”简洁地补充道。

“啊,那个啊……”明了牛岛所指的是什么后,宫侑自然而然地、甚至带点炫耀意味地微笑着说道:“飞雄他呀,和我正在交往中哟~热·恋·期~所以说前辈并不用担心‘飞雄是情敌’这种情况发生呢。”

犹如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牛岛感觉心中的一块大石倏然粉碎,心情都通畅了不少。虽然就算是的话他也相信自己能摆平,但如果并非情敌的话,那就更好了不是吗,没有人希望自己有情敌这种人的存在的。

最大的威胁确认无害。

不过……这位后辈刚才貌似是在秀恩爱?

牛岛微微眯了眯眼。

 

诶呀?这是……不否认嘛?就是承认了他自己喜欢着乌野的那个小太阳了吧?斜眼瞄着牛岛,虽然很微小,但他十分确定,那个牛若在听完他的话后嘴角确确实实有上扬那么几毫米!

宫侑眯眼笑得更深了,有种日向翔阳已经被雄鹰的利爪紧紧地抓牢的感觉呢,岌岌可危呀。嗯……还是不告诉飞雄好了。对于日向翔阳这个与飞雄相处得十分亲密的搭档,宫侑表示,他可是嫉妒的很呢。还是给他找个对象比较好,嗯。

“啊啊,比赛就快要结束了,”看着场下的赛况,这下乌野打进决赛了呢,“牛岛前辈,有打算和我一起去见一见那一群乌鸦吗?”宫侑开口邀请道,好想看到日向翔阳见到这位大王牌时的表情呀,这两人到底会怎样发展呢。嘛,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嘛。并且,想也知道牛岛肯定不会放过眼前这个难得的接触日向的机会啊!

“一起。”果不其然,询问的话音刚落牛岛就立马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和日向的正面接触啊,很久没有了呢。

很期待。

 

2017.04.28


小排球*牛日*男友T恤梗

-牛岛若利 X 日向翔阳

-ooc有



事情发生在某次小太阳在牛若家留宿后的第二天——



#乌野的场合

社团活动室

“外套外套……啊,有了。”日向手脚麻利的把黑色的队服外套往包外拽。

作势要把外套穿上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了露出挎包外的一点紫色。

“阿勒……”这是啥?自己什么时候有紫色的衣服了?

停下手中的动作,日向抓住露在包包外的衣角一下子把整件衣服都抽了出来。

“咦咦咦——”这这这、这不是白鸟泽的队服T恤吗!!!啊啊啊这是牛岛的吧!!!肯定是今早收拾的时候弄错了啊啊啊!!!今天牛岛还有一场和别校的练习赛来着怎么办……QAQ

不过话说回来,这可是王者白鸟泽的队服啊……

啊啊……

好!想!穿!(请自行脑补小太阳两眼放光的画面●v●)

于是当影山换好衣服刚想问日向发生了什么,看到的就是正在把白鸟泽队服往身上套的日向。

“怎么了日……向……啊啊啊那个不是!!!”这是被惊到的说不出话的影山飞雄。

“诶……?哎?!白鸟泽队服!!!”这是听到影山叫声看过来的其他乌野众人。

“嘿咻!”来自成功把恋人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的日向翔阳。

因为穿上白鸟泽队服而兴奋不已的日向一个潇洒转身,自信满满地朝着大家比了一个剪刀手。

“嘿!”

“……”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的样子……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长啦日向哈哈哈哈……”这是田中。

“都到膝了好吧哈哈哈哈哈……”这是西谷。

“这是什么?裙子吗哈哈哈哈哈……”这是影山。

“啊啊你们!!!都不准笑!!!”恼羞成怒的日向。

“好好的一件象征王者的队服,你家那位穿得那么有气势,一穿在日向你身上……啧啧啧。”月岛式居高临下不屑脸。

“噗嗤。”山口的附和声。

“喂月岛你那什么意思!!!”

“……”三年级的前辈们满头黑线地看着一群闹腾的后辈们……

“嗯……这么说的话,”菅原手抵着下巴,突然抬头指着日向,“啊!日向你昨晚是不是和牛若住一起了!”

“……”

“啊,对啊。”

一片寂静——

“牛若那混蛋!进度也太快了点吧那家伙!”

虽然知道这两人在交往,但对牛岛和自家养的新生代小乌鸦之间的进展如此神速这件事感到极度憋屈的大地前辈脑门上出现了井字符。

“那个……我记得日向你和牛若交往时间并不长?”旭挠脸问道。

“嗯,我想想啊……差不多三周?”日向挠头。

“还不到一个月?!”

“嗯,怎么了?”日向有点纳闷地看着影山。

“不……没什么……”扶额,他想去和那边正蹲在墙角散发着强烈的单身汪怨念的二年级热血组一块静一静……

“日向,那个,你不觉得你们之间的进展稍微快了点嘛?”菅原麻麻正试图改变两人之间的相处状况。

“诶?会吗?”日向歪头,“可是我们俩是恋人啊,不是很正常吗?”

“……”月岛从旁边走过来,“菅原前辈,看这状况,日向和牛若好像已经把能做的所有事情都做完了的样子。”

“嘭——”日向难得能这么快速的理解月岛的话,后果就是,头顶开始冒烟了。

菅原默默转身:牛岛若利你这个杀千刀的精?虫上脑了吗这么小的孩子(雾)你也下的去手我们纯洁的小太阳啊啊啊%¥#&*#%&@*&#%

日向这边红着脸扯着自己身上过长的的牛岛的队服,确实是挺大的啊,这不止大了自己一号吧,肩膀那里也挺松垮的……

话说……没有队服的话也没事吧?牛岛今天的练习赛。是他的话应该有他自己的解决办法吧?日向把恋人的衣服脱下叠好,放进包里,不负责任的如此想到。

还是发个短信给他好了。



#白鸟泽的场合

和队友打完一场队内练习,稍微冲了个凉把一身的汗冲掉后牛岛走进了部活室。走向放在椅子上的挎包,打算把队服换上好准备一会要和校外打的练习赛。

“……”看着不应该出现在自己包里的自家恋人那橘黑相间的乌野队服,牛岛沉默了。

“诶诶~怎么了若利君?”天童从一旁把脑袋探过来,“阿勒——?这不是乌野的队服嘛?”

眯了眯眼,天童凑的更近了些。

“10号……”看清球衣上的数字后天童瞪大了眼睛,“乌野的10号?!那个小不点?!”

“啊。”

“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天童摇着自己的脑袋,手指着牛岛一脸不可思议,“为什么乌野小不点的衣服会在你这难不成你们已经成了吗什么时候的事!!!”由于过于震惊天童已经开启说话不带停顿的模式了。

“嗯,我们已经交往了,三周前。”牛岛的回答不带一点语调上的起伏,“有问题吗?”

不,并没有问题……才怪啊!三周前,也就是说,若利君你发现自己对小不点的感情的时间距离你们开始交往的时间相隔不到一周?!话说当时还是他一语道破天机这个人才发现自己堕·入·爱·河来着。不过你效率要不要这么快?!不到一周你到底是怎么把人追到的啊?!不会是表白当场成功了吧?!(←没错就是这样的天童你猜对了)

天童在脑中进行着一系列吐槽时,其他的白鸟泽队员因为他们这边的动静都凑了过来,还边问着“什么已经成了”,结果还没走近就听到牛岛那句“我们已经交往了”的宣言。

登时,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交往?!若利/牛岛前辈刚刚是说交往?!那个牛若交往了?!谁啊?!

以上,是所有人除去当事人和天童的全员心中的呐喊。

偏偏这是牛岛还把日向的队服抖了开,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嗯,果然很小,“还是太瘦了啊,翔阳。”这么说着。

还是成长期啊,得多补充点营养。

而此时的白鸟泽众:乌野队服!10号!快人快攻二人组的小不点!

当然也有直接喊了出来的例外人士,比如,白鸟泽下任王牌,五色工。

“牛岛前辈居然交往了?!而且对象是乌野的10号?!!”

“是日向翔阳,不是10号。”看着大张着嘴的后辈,牛岛纠正他的叫法,“我谈恋爱有那么让人惊讶吗?”

“若利,你这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山形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瞒过了所有人啊。”

“没错没错,连我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可是点醒了你的人啊若利君。”天童在一旁附和。

“并没有刻意瞒着,只是你们都没有问而已。”

让我们从哪里问起啊!一点预兆都没有好吗!还有谁能想到对象居然是你原来说着“讨厌”的人啊!

“日向翔阳,不过若利你原来不是……”

“我们很适合对方,翔阳他很好。”知道大平想要问的话,牛岛先一步出声表明两人之间的感情很好。

“……”

他们是不是被秀恩爱了?!是不是被喂狗粮了?!是不是?!

若利/牛岛前辈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都放软了不少啊啊啊!!!

“不过日向翔阳的衣服真的挺小的啊。”濑见拿过牛岛手上的衣服比划着。

“等……”

刚说完的濑见蓦然感到一阵寒意由下窜上了头顶,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牛岛沉着脸把因一时不察而被人从自己手中拿走的恋人的衣服回来,周身散发着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

“我的。”

仅仅两个字,让所有人都颤了颤。

不愧是超高中级王牌,这气势,这独占欲。

“话说只是件衣服吧,到底是多强的占有欲啊喂!”刚刚想阻止濑见却没成功的天童忍不住吐槽。

虽然早知道牛岛占有欲挺强的,不过这明显超出了预期啊。刚刚那股寒意简直了,比起他的超强扣球还可怕好吗!

“不行,是我的,只有我能动。”把日向的衣服小心整齐地折叠好放进包里,牛岛在自家恋人的事上一点都不打算让步。

静默几秒,白鸟泽众都get到了自家王牌对恋人的独占欲爆棚这个点。

整理好后,牛岛又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拿出备用的衣服准备穿上。

“诶,等等,”白布突然意识到什么,不确定的开口,“话说在怎样的情景下才有可能把对方的衣服拿错啊……”

【住在同一个屋子里的情况下】←怎么想都只有这个答案吧。

悟了的白鸟泽众再一次沉默了。

“所以说,牛岛前辈你们……到底进展到哪个阶段了啊……”这速度……

“阶段?”牛岛换好衣服转过头,“跟所有的情侣一样啊,有机会的话会到对方家里过夜什么的,一周最少都有一次吧。”

果然!真的是已经同床共枕了啊啊啊!乌野的10号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吧啊啊啊!该说不愧是王牌吗让人羡慕啊啊啊!!!说起来,我们之间貌似只有王牌脱单了啊?!

“好了,练习赛差不多也要到时间了,准备一下吧。”

走出了部活室,无视身后一群单身汉们对他羡慕加嫉妒的眼神,牛岛若利心情愉悦的带上了门。

靠在墙上掏出手机,看到了恋人的短信。


【我把咱俩衣服弄错了,你今天练习赛还有队服穿嘛?!Σ(っ °Д °;)っ】

【没事,我有备用的。】

【啊啊,那就好。还有,我今天应该也没什么事,你放学来找我?】

【好】


至于在去接日向时,菅原麻麻和大地粑粑的明显不善的目光让大王牌感到莫名其妙那就是后话了。


END


发现隔壁牛影都比牛日粮多啊啊啊w(゚Д゚)w





牛日*短*清晨

-牛日极度不足的产物QAQ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文,文笔可能渣QAQ

-不知道有没有ooc


“唔......”透过窗帘,窗外的景象还是一片黑暗,才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亮,床上的男子便因为左臂上传来的小小异样触感感到不适而醒来。

用力地眯了眯眼好让自己清醒过来,牛岛把头转向左侧,先入眼的是在他臂弯里睡得正香的日向。看到小野兽半张着嘴呼呼的睡着,牛岛眼里难得地满满都是宠溺。伸手帮日向将那触到眼角的发丝别到耳后,将视线往下挪,牛岛发现了让自己感到异样的原因。

枕着自己左臂的日向,那半张的嘴巴里溢出的口水浸湿了自己左半边的一大片衣袖。已经湿了的衣料紧贴在手臂上的触感让牛岛无奈地轻轻叹了口气。

稍稍侧了侧身,牛岛伸手到一旁的床头柜上摸索着抽纸盒。拿了纸巾后帮日向把他嘴角还在溢出的口水擦抹干净,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抵住日向的小下巴,轻推,合上了日向半张着的嘴。

在这之后,牛岛慢慢地撑起上半身,接着小心地看了看日向,见他并没有被吵醒的迹象,伸出大掌缓缓地把日向的脑袋往上托起一点点,快速的把充当日向枕头的左臂抽了出来。调整了一下日向脑袋睡的位置,让他枕到柔软的枕头上后再把手放开。

“嗯......唔......”在牛岛把上衣从身上脱掉时,日向因许久未感觉到熟悉的体温,在枕头上蹭了蹭。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迷迷糊糊地凭感觉“看”向牛岛的方向,“......若......利......?”

把脱下的衣服随手一扔,转头看着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叫着他名字的日向,伸手抚了抚日向橘色的头发,牛岛用因刚醒而低哑的声线应道,“嗯,我在,”把日向额前的头发撩起,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吻,“继续睡吧。”

在听到牛岛的声音时日向就再次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牛岛看了看时间,还早的很,可以再和日向睡久一点。拉起被子躺了下去,把自家小恋人再度纳入怀抱里。

没有了衣服的阻碍,日向的脸蛋零距离地贴上了牛岛结实的胸膛,耳边感受到他“咚—咚—”的、一声又一声的沉稳心跳声,日向像猫儿似的撒娇般往牛岛的怀抱里拱了拱,睡得更加安心了。

日向那浅浅的呼吸一下下打在他的胸口,使那小块区域有痒痒的感觉。牛岛紧了紧拥着日向的双臂,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加接近一些。

凝视着把脑袋埋在自己胸前的小家伙的发顶,牛岛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名为温柔的情绪,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还有着只为日向翔阳展现的笑容。低下头,把鼻尖没入日向的头发里,牛岛深吸了一口气,入鼻的是日向清爽的洗发水味,他带着浅笑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翔阳......”



这是我至今为止萌的最冷的一对没有之一!!!T   T

小排球第三季完后应该会火起来吧QAQ?